汕尾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至尊神武 第二百七十章 遇袭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4:26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二百七十章 遇袭

突然间涌现出的一批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陈恒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

在现今这种蛮兽横行的时代,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真正生存下去,但很显然,如果只是稍有实力明显是不够的。

平民们做的事情,他们不想做,猎杀蛮兽赚钱,他们做不来。于是乎,就只能凭借比普通人稍强的实力,做一些打家劫舍的事情。

一般像这种离城镇不远不近的荒郊野外,而且道路难行,是最容易碰到山贼强盗的。

“动手!!”

然而,当陈恒听到其中一名看似头领的人一声大喝,而后所有人都是一副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样子,挥着手中武器直扑过来时,他的脸色便是一沉。

一般碰到山贼强盗,只要将身上的财物交出去,对方就不会太过为难,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不对劲,他们是要直接下杀手啊。

这种事情,是山贼的大忌,若不是遇到万不得已的事,他们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一旦被别人得知,就会直接组织猎杀队伍前来围剿,就算是山贼,也不敢与所有人为敌。

所以,当他们一碰头,二话不説就下杀手时,陈恒便是明白过来,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强盗。

第一时间,陈恒就祭飞了四把飞剑,同时身体横移,护住了张若寒。

不过张若寒却是绕开了陈恒的保护,扔了一句:

“陈大哥,我能应付的!”

而后取出一把长剑,便是迎了上去。

陈恒对此也没有太在意,以张若寒如今的实力,面对这伙来历不明的人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若是能让他多增加diǎn临敌经验,战力肯定还有提升的空间。

所以,他只是稍微留了一丝注意力在张若寒身上而已,若张若寒遇到危险,他也能够第一时间冲上去救援。

敌人根本不説二话,冲上来之后,举起武器便向着二人砍了过来,陈恒有心想要试探一下,所以也没有急着进攻,只是以四把飞剑干扰,阻挡他们的攻击。

正如张若寒想的那样,以陈恒如今成罡境的实力,对付这些普通的后天修士,着实跟大人与xiǎo孩子打架没什么两样,即便他不出全力,对方也很难近得了身。

至于张若寒那边,如今他也是后天体境第八重,又是从真武剑宗走出来的,寻常修士,就算后天大圆满也能稍微抗衡了,所以应付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或许是曾经在莽苍山的那段经历,让张若寒心智成熟了不少,面对敌人,他并没有过多的心软,对方下杀手,他同样毫不留情,只要有机会,绝不会放弃夺走对方性命的机会。

只不过一xiǎo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有好几人败在了张若寒手中。

当然,张若寒也不傻,对方人多势众,他可不会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给对方造成合围的机会,所以他基本都是一沾即走,每一剑刺出去总能得到些许成果。

一剑刺出,沾之即离,而对方,要么伤,要么死,要么被逼退。

看到这一幕,陈恒不禁暗暗diǎn头,只要按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张若寒总有一天也是能够成为一名高手的,果真不愧是张神将的后人。

不过很快陈恒就是发现,围攻他们的人差不多有二三十人之多,但有着将近二十人都去围攻张若寒了,真正dǐng在他这边的,只有不到十个之数,而且还是整个队伍中实力最差的。

起初陈恒还不怎么在意,只是以为对方欺软怕硬,想将xiǎo头的先吃掉,再联合起来对付他。

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就醒悟过来了,如果对方是抱着那种打算的话,肯定会死死的拖住他,不让他影响到那边的战局,可现在却是,围攻他的人出功不出力,只是应付式的与那四把飞剑缠斗,而张若寒那边,却是一个个凶狠无比,如同对待杀父仇人一般猛下狠手。

也就是説,对方的目标,其实正是张若寒。

想到这里,陈恒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厉色,张若寒年纪尚xiǎo,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若真有人要置他于死地的话,莫过于张家的那位叔父了。

了解到这一diǎn,陈恒当即不再留手,四把飞剑突然间剑势大涨,爆发出强劲的威力,一瞬间就将身前那几人斩杀。

敌人本觉得他们的任务异常轻松,面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气息很强,但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当陈恒剑势爆发,他们了解到陈恒真正的厉害之处时,却是已经丧命了。

至此,他们脸上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突然间陈恒就变得如此可怕。

陈恒可不会去理会他们的感受,指诀变化,就已经指挥着四把飞剑前去援助张若寒。

张若寒毕竟年纪还xiǎo,虽然一开始打得很利索,但时间一长,面对无休止的攻击,还是有些脱力了,此时陈恒的加入,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精神也不禁为之一振,原本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突然又变得生龙活虎,威势凌厉起来。

有了陈恒的加入,那些敌人再也形不成威胁了,而对方明显也感觉到了陈恒的强大,心中开始露怯起来,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狠劲。

“撤!”

终于,在剩下不到十人的时候,对方的头领终于忍不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陈恒早就看出来了,这些人已经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是他会给对方这样的机会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无空剑煞诀!”

四把飞剑,同时喷射出了剑煞,威势陡然一增,原本对方多少还能闪避一下,但现在却是完全无法抵抗。

不管是什么等级的修士,在无空剑煞诀面前,只是一个照面就直接被劈成两半。

山林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而开,但在这时候,却是没有人去在意这些。

那名头领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咬着牙满脸恨意地看着陈恒,似乎是想要记住陈恒这张脸,哪怕是地狱,他也要知道,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将他送过去的。

从这些人的脸上,陈恒并没有看出一丝惊慌与惧意,一个人都没有,从一开始到现在,即便现在死剩下的没几个人,他们最多也就是想着要撤退而已。

“啊!”

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剩下仅有的四个人,已经不再抱着逃跑的念头,而是一狠心,毫不畏死地向着张若寒冲去,同时施展出了强力的攻势。

他们这是要在临死之前,将张若寒斩杀,至少也要让他受diǎn伤。

看到这一幕,陈恒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三把精金飞剑同时贯穿了三个人的心脏,剩下的星泪剑,却是直接架住了对方的武器,陈恒以绝强的实力,直接反震,迫得对方喷血飞退,受到了不xiǎo的创伤。

战斗结束!

从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的xiǎo半刻时间,总数二十八人的队伍,死在陈恒手上的,却是超过了二十,这就是成罡境修者与后天修士的差距,同时也是宗门修炼者与普通修炼者的差距。

战斗一结束,张若寒便险些瘫软下来,双手扶住膝盖,呼呼地喘着粗气,同时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名被留了活口的头领。

陈恒踏步上前,正想喝问对方身份及目的

,却是发现张若寒脸色有异。

“xiǎo寒,怎么了?”

张若寒并没有回话,而是调平了气息之后,走向了那名头领。

那头领抬起头来,看着张若寒,嘴角挂着冷笑。

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陈恒守在一旁,这人怕是会直接跳起来跟张若寒拼命。

张若寒自然也看得出来,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冷声喝问道:“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莫飞?”

那头领突然愣了愣,随即挂起一丝戏谑,説道:“没想到,少主竟然会知道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下人的名字。”

听到对方竟然叫他少主,而且主动承认是张家的下人,张若寒脸色瞬间就变了,怒声喝问道:“是白管家派你来的?”

“是又如何?”莫飞冷笑一声,昂着头道:“你回不去的,绝对回不去的,家主会让你下来陪我们的……”

“糟糕!”

陈恒脸色一变,脚下一顿便是冲了过去,然而他还是迟了一步,莫飞口中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而后头一栽,便是歪倒在地。

他,竟是已经咬舌自尽了。

陈恒回过头来,却是见到张若寒有些失魂落魄,对莫飞的下场不管不顾。

一个下人,而且还是要杀他的下人,死了就死了,并不能触到张若寒,他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叔父竟然会这般狠辣,特意派人在这里堵截他。

陈恒轻叹一声,拍了拍张若寒的肩膀,説道:“走吧,一切等到了张家再説!”

张若寒沉着脸,不发一言,只是呆呆地跟在陈恒身后,上了马,而后继续驱马向前。

陈恒也不知道该説什么安慰他好,换了他是张若寒,心情怕也是会无比沉重吧?

二人驱着金马继续向前,却是都没有説话,山风拂过,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四野无人,万般寂赖,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驱散了,连虫鸣鸟叫都不曾听到。

“恐怕,又有麻烦了!”

陈恒抬起头,淡淡地看了前方一眼。

张若寒也是心生警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轰隆隆!!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轻微地震动起来,一道道低沉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似乎是许多马匹奔跑所形成的效果。

待得看清前方缓缓浮现的身影时,陈恒面色不由得变得古怪起来,扭头看向张若寒,叹息道:“刚才以为是强盗,没想到却是你们张家的人。这次以为是你们张家的人,没想到却是强盗。”

一道道身影,骑着马匹,一边甩着鞭子,提着刀剑,一边呐喊着向这边冲来。

那些,赫然是一批马贼。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费用
北京国仁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价格贵吗
北京国仁医院电话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上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