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血帝狂尊 第287章 墓穴火种的线索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0:04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287章 墓穴火种的线索

见到凌炎这么看着自己,苏真知道凌炎对自己的话并沒有完全相信,

“凌炎大人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理解,毕竟我是苏家的人,请大人看这个是什么,”

说完,苏真的储戒一闪,凌炎的眼前一道强悍的寒光一闪,然后就看到一杆长枪从里面飞了出來深深的插进了地面,

“斗战破空枪,”看到这杆长枪凌炎惊讶道,

“大人,如果不是凌破天主动交给我你认为我会从他手里得到斗战破空枪吗,”苏真道,

这一下凌炎不再对苏真的话有点怀疑,凌破天竟然把斗战破空枪交给了别人,那他肯定是出事了,

按照凌破天的战斗力凌炎实在想不出他能遇到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才能让他如此的狼狈,所以赶忙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凌破天又为什么会把斗战破空枪交给你,”

“凌炎大人先不要急,凌破天确实遇到了危险,但是现在暂时已无大碍,”苏真看到凌炎对凌破天的安危如此的紧张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凌破天现在在一个还算是安全的地方,如果大人要去我可以带你去,”

“请十护法带路,我要尽快见到凌破天

,”凌炎着急的样子已经有些刻不容缓,站起身收起斗战破空枪就要走,

但是还沒有走出几步凌炎就又停了下來,转过头看向苏真道:“十护法,你还沒有告诉我凌破天为什么会把斗战破空枪给你,对此我十分好奇,还请十护法告知,”

其实凌炎根本不是对这件事的原因感兴趣,而是一种怀疑,当初在狩猎的时候这两个人见面之后并沒有看出來有什么交情,凌破天遇难为什么苏真会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搞清楚,凌炎是肯定不会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跟着苏真走的,

“这个我可以不说吗,”苏真竟然给了凌炎这么一个回答,

但是这个回答却让凌炎放心了不少,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要欺骗另一个人的话,肯定会编出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

苏真不但沒有说出理由,反而理直气壮的拒绝了自己,这可不是一个要骗人的人应该有的态度,

“现在可以不说,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沒有理由我凭什么相信凌破天不是已经被你们苏家所害,”

苏真微微一笑,镇定自若的向前走了两步來到了凌炎近前,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我有着跟凌破天一样的想法,我羡慕现在的凌破天,甚至我还羡慕苏山岳,我相信你能跟凌炎大人做朋友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吧,”

“我明白了,”凌炎一下对苏真放下了所有的怀疑,“但是十护法要知道,做我的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他们都将是被孤立起來的人,都将会变成被强大势力所仇视的人,”

“呵呵,”苏真呵呵一笑:“想改变现状的人何止我跟凌破天,但是沒有人有这个魄力跟能力,我在应州城苏家第一次见到大人的时候我就从你的身上看到了一种让我热血沸腾的东西,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不沒有去想这些,也不敢去想,是凌破天的选择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做自己就要先打破自己现在的状态,所以我选择了帮助大人,”

“既然是这样,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呢,你已经是苏家的叛徒了,”凌炎阴柔的笑道,

“哈哈哈,如果大人非要这么说的话,苏真也无话可说,但是我要做我自己而不是做一个被人控制的傀儡,”苏真大笑之后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那我们走吧,去看看凌破天,”

“等一下,”苏真抬手止住凌炎道:“现在大人是不可能离开苏家的,而且如果大人现在离开的话,你的计划岂不是就要前功尽弃了,我看还是等大人把这个局做圆了之后我们在离开的好,”

“你听到了我刚才跟苏山岳说的话,”凌炎十分奇怪苏真竟然知道自己的计划,

苏真神秘兮兮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沒有听到那些谈话,这是大人的朋友方俊猜到的,方俊大人通过你们上次见面的谈话猜到了你就会这么做,你们想要在肖家转移星图的时候动手抢夺,可是肖家现在根本出不來,想要完成这个计划,大人除了这样做之外沒有其他的选择,”

方俊啊方俊,好厉害的方俊,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偷奸耍滑爱玩小聪明的人,沒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能力,仅仅从现在的态势中就能看出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如果方俊是自己的对立面,自己的计划岂不是就要全盘落空了,

凌炎这次是从心里承认自己看走眼了,更庆幸当初自己跟方俊做的那个交易,如果不是当初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跟逼着方俊把圣阳门给了自己,很有可能自己将会失去一个一个这么厉害的朋友,

“凌破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我要知道,如果他的情况不妙,我宁可放弃我所有的计划,”凌炎道,

“凌炎大人能这么说我就更加认定了我的选择了,”苏真对凌炎的这个态度十分的看重,谁也不想为了一个只顾自己不顾朋友的人背弃自己的家族,“凌破天在方俊哪里得到了一个秘密,是关于一个火种的,因为你不在,所以凌破天就自己先去探路了,可是沒有想到在进到那里面之后却被火种困在了里面,”

“火种,”凌炎瞬间就想到了当初应酬成张管事拿给自己看的那团火焰,当初凌炎看到这团火种的时候就发现在那火焰上面充满了霸道而又暴戾的攻击气息,当时凌炎就断定这个火种肯定是生长在一个墓地或者极恶之地,“那个火种是不是生长在一个墓穴中,”

“大人是怎么知道的,”苏真诧异道,

“我曾经见过这个火种的火焰,上面充满了霸道的暴戾气息,”凌炎面色堪忧的说道:“凌破天太莽撞了,火种岂是修者可以轻易去触碰的,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已经脱困了,不过情况不是太妙,好像这团火种里面的暴戾源气进入了他的武灵,现在他正在修复中,一时半刻不会有什么大碍,毕竟暴戾的源气也是源气,对修者來说倒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

“嗯,那就好,”身为祭炼师的凌炎很清楚无论什么源气,只要是能被武灵所吸纳的都不会对修者造成太大的伤害,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些特殊的源气会让修者无法真正的炼化,“等明天这里的事情完了,我们立刻前去,”

该说的说完,凌炎渡步走到了门前苏真刚才布置下的结界前:“十护法,撤去结界吧,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凌炎的这个提议苏真立刻会意,挥手撤去结界打开了房门,

二人相视一笑从里面走了出來,因为有苏真陪着,所以值守在这里的苏家族人也沒有人上前询问,

就这样苏真陪着凌炎出了房间在苏家府院之内随意的闲逛了起來,

凌炎在战岚院的选拔会场上以一场震惊了整个嵬岚大陆的惊人之举让很多人认识了他,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天上正在严密监视苏家的强者们注意,

一道道玉符在头顶上飞走,一个个流光从远处飞來,凌炎看到热闹的空中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

站在远处的苏家族人看到这一幕可是吓得不轻,但是因为苏真陪着凌炎,所以根本沒有人敢上前阻止凌炎,那两名早房外看守的武君强者看到这里低语了几句之后其中一个离开了此地,

“我怎么沒有见到苏松年,”闲庭信步的凌炎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已经离开了元同城回了应州城,我这个大哥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啊,唉……”苏真说完叹了一口气,

“原來苏松年是你的哥哥,回应州城也好,我会让圣阳门多加照顾他的,”凌炎道,

“方俊大人已经这么做了,”苏真呵呵一笑道:“要说凌炎大人身边的人可真是让人羡慕,每一个都不是无用之辈,”

“呵呵,方俊……”

两个人正先聊着的时候就看到苏靖从远处急匆匆的向这边跑了过來,

“我这样抛头露面你不但不制止还陪着我,苏家的族规应该很严厉吧,”凌炎笑道,

苏真点点头:“很严厉也很恐怖,但是大人硬逼着我陪着您出來散步,您是苏家的贵客,我总不能慢待了贵客吧,”

“嗯,确实如此,”凌炎跟苏真两个人会心一笑,苏靖这个时候也已经來到了近前,

“十护法,你不是在围困肖家吗,怎么跑回來了,”苏靖阴着脸说道,

“并非我擅离职守,而是我看到各方势力都在冲着苏家而來,所以我就赶回來了,正好听到贵客凌炎大人正在苏家作客,作为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我自当要來见上一见,”苏真十分镇定的回到,

“原來是这样啊,这是应该的,十护法心系苏家安危,我想族长也会大加赞赏的,只不过十护法怎么能让大人出來呢,难道你不知道外面这些人都是冲着大人來吗,”苏靖虽然嘴上并沒有说道,但是言辞跟表情中却充满了狐疑之色,一边说一边看着苏真,对苏靖深有了解的苏真被这样的目光盯着也不免心里有些发毛,

“我是來做客的,不是你们的囚禁之人,难道我就不能走出房间,”凌炎为了让苏靖把精力从苏真身上移开插言道:“既然这些人都是为我來的,相比你们族长现在肯定想见我,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见你们族长,头前带路吧,”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赣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南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赣州治疗宫颈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