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世间第一种便宜人林和靖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2:05 编辑:笔名

“世间第一种便宜人”林和靖

中国的隐士文化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耻食周粟、饿死首阳山的伯夷叔齐。但多少都带有些政治说教的意味,尤其像不愿做官、被晋文公放火烧死的介子推,更是有些让人难以咀嚼了。

隐士既然成了一种文化,更有庄子挥舞大旗坐守鼓吹,渐渐地成了士人的一种精神追求。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达毕竟少数,穷是沉默的大多数。士人不得志,隐其实成了一种心理补偿,谁不想被人视为高人呢?所以,从古至今,隐士不计其数,但以隐士博得大名,至今被人津津乐道的,可以列举三人,东晋的陶渊明,北宋的林和靖和明朝的陈继儒。

陶渊明可以被视为“隐圣”,让人敬仰,后人对他几乎没有微词。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不装,真正有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高洁品性。而林和靖和陈继儒则显得有些做派了,得便宜卖乖。陈继儒在当时就被人讥笑“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说他标榜清高,却一直和王公贵族来往,但陈继儒自己说过“不是闲人闲不得,闲人不是等闲人”。这的确是一句有气概的话,也说明了陈继儒的见解比一般的陋儒措大强得多。

和陈继儒相类似的就是北宋隐士林逋。林逋生前就以隐士出名,这和他的名头有关。林和靖约40岁左右,隐居杭州孤山,以种梅养鹤为乐,20年没有进过城市,俨然是翩然一神仙,羡煞旁人。但和陶渊明相比,他的隐士做得实在是让人羡慕。在活着的时候,宋真宗就赐他“和靖处士”,死后宋仁宗又赐谥“和靖先生”,后人习惯以林和靖称之。可谓生前潇洒,死后荣耀,这种隐士,大概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

因为境遇实在太好,名气也大,自然也会引来不满,袁中郎曾不无妒意地说:“孤山处士,妻梅子鹤,是世间第一种便宜人。我辈只为有了妻子,便惹许多闲事。撇之不得,傍之可厌,如衣败絮行荆棘中,步步牵挂。”袁中郎的脾气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现在看陶渊明的诗“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韩才。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落魄到了只能死后回报一顿饭的恩德,让人唏嘘不已。而类似这种穷酸的诗歌,在林和靖那里是根本看不到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林和靖的名句,清雅脱俗,的确写得好,但如果没有舒心的境遇,这种诗是写不出来的。

这两句诗当时就被人称颂,或许是名气太大,难怪同时代的诗人王淇会在诗中说:“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欧阳修也极为赞赏,但黄庭坚似有不满,觉得林和靖的“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离落忽横枝”更好,并说,文章大概亦如女色,好恶止系于人。


小程序价格
多行业智慧小程序
门店运营方案